“对话”浙江缙云老兵:异乡的岛 大山的兵 2020-01-18 12:28:09 来源:中国新闻网 作者:房家梁 责任编辑:房家梁 2020年01月18日 12:28 来源: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 图为: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 椒江供图   中新网台州1月18日电(记者 范宇斌 通讯员 王涵雪 丁玲 何叙荣)1月18日,是解放一江山岛65周年纪念日,来自浙江各地的解放一江山岛战役参战老兵重聚台州椒江,记者“对话”老兵,共追忆那段峥嵘岁月。   1955年1月18日-19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国民党军据守的浙江东部一江山岛进行进攻作战。当年参与一江山岛战役的战士,有600多名来自浙江丽水缙云。时隔一甲子,他们有的长眠烈士陵园,至今仍遥望着那座海岛,有的早已解甲,默默还乡。 图为:浙江缙云老兵朱官福 椒江供图   “感谢家人支持我去当兵”   “我结婚后第3天就去当兵了。很感谢当时家人们的支持。”回想起65年前的往事,朱官福有些腼腆。   当时他是村里的团支书,妻子是妇女主任,两人经常在一起开会,渐渐产生感情。那时候朱官福家里很穷,妻子家却很殷实,“她父母就不同意,最后她还是坚持嫁给了我。”回忆起来,他万分幸福,但这幸福并未阻止他上前线的脚步。   结婚后,马上就遇到了组织征兵,朱官福当时是缙云壶镇上村的团支书,“我要起带头作用,于是回家询问我妻子,她也同意了,让我放心去,会帮我照顾好父母。”   当时的妻子并没有想到会去打仗,就以为是寻常服兵役。在后来每个月写给家里的信件中,朱官福也没有提打仗的事,只说部队一切都好。背地里,他却暗暗写下决心书,在他看来,死亡并不可怕,流血与牺牲更是光荣的。 图为:浙江缙云老兵项志琴 椒江供图   “当时我在想这次可能要去喂鱼了”   “准备去一江山岛侦查的时候,我就在想,我可能要喂鱼了。”这是战斗前侦察兵项志琴心中涌现的想法。   “当时部队条件艰苦,侦察用的船只还是手摇的。”项志琴回忆,有一次侦察在夜里两三点钟进行,他们3个侦察兵,一个支前民兵摇着小船向一江山岛摸去。那天夜里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,一旦被敌人发现,所有的枪炮瞬间都要朝他们打来,根本没有生还的机会。   “我那个时候不怕,刚刚下命令的时候思想上有怕过,但到了战场上就没有了。”项志琴表示,一踏上战场,所有的恐惧都烟消云散,心中只想着顺利完成任务。 图为:浙江缙云老兵项志琴 椒江供图   “每个号音我都牢记在心”   相比枪炮,一江山岛上的军号声同样嘹亮。司号员胡爱钱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部队里每个号音和作用。“一登陆后,发两个音,朝自己这边吹,上面规定哪个连登陆,哪个连就吹两声。吹号后,我把红旗插到登陆点,再打信号弹,表示我连已经登陆。”   胡爱钱回忆,那时的战场交火激烈,根本看不清自己身边的战友是谁,都只管往前冲。“我看你冲到前面去,我要比你更前面,所有人都决心向前,根本不会去想牺牲这件事。”   冲锋路上,胡爱钱发现好友吕丙新突然栽倒在地上,牺牲了。但那时心里来不及悲伤,更来不及害怕,用衣服将好友草草遮盖了一下,他转身继续冲锋。 图为:浙江缙云老兵黄唐火 椒江供图   “我死一个、敌人死两个,我们就赚了”   “一个人不能怕死,要是敌人很多,就拿手榴弹冲上去。我们死,敌人也死。”回想起65年前的那场战斗,步兵战士黄唐火依旧激动不已。   当时的指导员和连长鼓励大家,“敌人死一个,我死一个,这样就相抵了;我死一个,敌人死两个,我们就赚了一个,打仗是不能怕死的。”   “一个人啊总会要死,不怕!”登陆作战的情形黄唐火记忆犹新,敌机每六架一个批次,轮番向我军轰炸,耳朵里全是爆炸的声音。当时年轻的他还壮着胆子趴在船舷上看,排长一把拉下来,“小鬼你不要趴前面看,会被敌机发现的!”   登陆艇船速很快,劈开浪花冲向海滩,“冲啊!”指挥员一声高呼,战士们就向前冲去。因为敌军阵地较高,冲过滩头,就进入了敌军机枪射击死角,战士们一刻不停,直接冲上了阵地与敌人拼刺刀。   “有战友受伤,就马上给他包扎一下,安置在一旁,我们还要冲上去。”黄唐火的诉说牵动人心,“冲锋的时候还要注意听,子弹打过来是‘咻咻咻’的声音,就说明子弹离你很远,没关系;是‘啾啾啾’的声音,就说明子弹就在你旁边了,你要小心了。如果是‘啾啾啾’的话,你就要马上卧倒,一边爬一边滚,要以很快的速度规避。” 图为:浙江缙云老兵宋林昌 椒江供图   “参加一江山岛战役,我这辈子值了”   “参加一江山岛战役,我这辈子值了!”每次说起,宋林昌都满脸骄傲。虽然当时解放军的装备很简陋,但大家都满怀必胜的决心和勇气。“我们每个人只有6枚手榴弹,2个炸药包和100发步枪子弹。”   作战时,他们的身后就是汪洋大海。有的战士都卯足了劲往前冲,宋林昌的连队冲上去10个人,而活下来的只有4个。   “眼看着自己的战友在面前倒下,能不恨吗?能不往前冲吗?”宋林昌说,夺岛战役中,敌人的子弹像暴雨一样倾泄,来不及害怕,心里只想着要打赢。“当时我们班长胸口中了一枪,棉衣、衬衣,包括厚厚的笔记本以及里面夹着的一张照片,都被打穿了。战斗的激烈程度,现在根本无法想象。战斗结束后,战士们身心俱疲,可谁都睡不着,听着枪炮声一直捱到天亮。”   如今,整整65年过去了,战场的硝烟早已散去,而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永远保存在老兵心中,惟愿和平永存。(完) 【编辑:房家梁】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军事频道 军事新闻精选: 国防部:义务兵实行一年两征两退 保持兵员平稳进出 2020年01月16日 17:53:23 2020年起义务兵征集实行一年两次征兵两次退役 2020年01月16日 11:03:34 跨越5000多公里 他们只为送一份来自西藏的“荣誉” 2020年01月15日 14:42:48 军营版“左耳”爱情:兵哥哥与学霸妻子长跑3年终携手 2020年01月14日 12:42:50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raincst.com